羡澄/一个初步文案设计

归总:     

无浊/他似莲,出于泥,不染尘。

你要渡我是不是,我偏不让你如愿,凭什么你当英雄?

分章:

行路晚/行路晚矣,追悔莫及。

他等过,他也回来过,可终究是差了光阴。

戏春潮/天地苍茫,蜉蝣无归。

—这世道这么乱,肯定也能寻到桃源的。
—这世道这么乱,谁也别想独善其身。

风缘去/世我不容,殊途难同。

我如今站在这高处,毫不掩饰的诉说爱意是为你一诺,哪怕这场诺言实现,除了你谁都能看见。

没写完的无浊及一些脑洞:脑洞一  脑洞二  无浊(上)

没写完的行路晚:行路晚(上)

没写完的戏春潮:今朝唱...

行路晚跟我预期差好多,我以为你们说好遗憾什么的,结果都在求be???

其实我一开始是怀着,虽然你们都说遗憾那我偏要虐死魏哥,让澄澄结婚生子幸福一生的想法发文的

现在这波评论让我措不及防emmmm

破阵子·记一战


    十里荷塘清浅,紫衣潋华惊现。剑袖素裹掌中锋,且闻身后忽笛声。交错胜难分。

     光影随身而动,周遭倾音皆空。为平一候五月久,岂料十三载难留。还想醉方休。

——

十分钟速填emmmm

羡澄/行路晚(上)


&手感比较差,ooc预警
&原著向小刀怡情预警
&可怜小透明写手当场跪求评论预警

——

  

  云梦江氏和眉山虞氏跨了半百年终于再次联姻了,不仅是宗族里长老期待已久的,整个云梦都为了这久违的喜事欢腾了。

  

  

  比之上次,这回办得更热闹盛大些,若说上一任江宗主和虞夫人还有些小芥蒂,这任可真是郎有情妻有意的两情相悦,儿时四舍五入一下还有段青梅竹马之谊。

  

  

  而魏无羡就是这个时候踏着锣鼓喧天重回故土的。

  

  与蓝忘机在外云游已久,魏无羡不知为何对两人腻歪越发没了兴趣,倒应了他年少的志愿——执剑破奸邪。虽然他现在是吹笛。

  ...

@安知返ぞ 子博粉丝终于被我逮到一次破整了hhh,我这个懒人,准备趁粉少,每人给手写一个id吧。

中秋节写。

所以我打个广告,拼命暗示♡

羡澄/今朝唱晚

  
&超短预警
&无人称自己带入理解预警
&意识流短打/求个评论来讨论啊啊啊啊啊
 
 
我自己还蛮喜欢这种风格的,准备扩写emmm,不过写文时间有限,看大家喜不喜欢吧

——
  

  

  

【为君唱寂满堂喝,只惜君不闻。】

  

  戏过三场,那压轴的角儿总算是上了台。只那背影一晃,不听开嗓,便叫人心摇神曳。也不知今日唱的何曲,横竖各位有些头面的捧场来了。

  

  名角转过身,也不顾方才喧闹的看客忽然噤了声,自顾自的开了嗓。这场戏,便开始了。

  

  倚在将军身旁的娇小姐见台上人身形,又听其唱腔,也生了些许羡慕。不过这羡慕不是为了名角儿有多动人,她才看不...

那啥,求文……


!!!看到tag有很多粮的样子,但是实在没有时间一篇篇去找去看……

能请热心肠的小可爱们给我几篇优质文优质文优质文的链接吗?评论私信都可以的!

我吃粮只要好吃就行,设定不挑的。

emmmm,提供最多最合我心意的那个小可爱!给你一个点梗just like系列的机会好不好呀?

【占tag致歉,打扰了,看完文就删】

【今天发的文被屏蔽,然后图糊的可怕,就很bad】

 6

理解可能与梓木木的初心有偏颇,不要吐槽我阅读理解做的不好哇。

悄咪咪亲一口梓木木! @报菜名的梓木

安知返ぞ:

欠了梓木木好久的长评终于来啦(其实并不长) @报菜名的梓木

p1,p2,p3,分别是旧心的内页和扉页。

p4是超级让我心动的一段话。

江澄怎么会不爱他呢,师弟那样一个骨硬和心软严重反比的人,嘴上固执的要命,心底却软的让人一陷不起。

他们是相爱,直到魏无羡灰飞烟灭前的一刻还是如此坚信着。

恨,自然也是恨的,谈不上什么由爱生恨,那是扯淡。江澄爱的大方,恨也彻底。那股恨在我看来更像是想把人打昏带回去好好教训一番。

为什么撞了南墙也不回头,为什么总要充...

忍不住冒个泡/剧透

上礼拜计划没完成,中途补了个甜饼谢罪emmmm

这周有两个写好了的手稿准备码出来。

剧透一段《行路晚》,全文大概两三千字的一发完。

【心脏好像被人不轻不重的抡了一锤子,其实没多大疼,就是闷闷的难受。

魏无羡刚还以为自己最混蛋的是说了那些不过脑子的话,现在人走远了,他才恍然发觉,他错了。

他犯的最大的浑,应该是他错把爱当成了习惯,后来又把习惯当成了爱。其实他想要的爱也好,那些熟透了的习惯也好,总结起来就是一个人罢了。

可惜已经晚了,这条路,他走到头了,想转弯想返回,都太晚了。

魏无羡把手心里刚刚被塞进来的小荷包打开,居然是一个银铃。

篆体的“婴”字雕琢的精致又大方,整个银铃看起来...

【羡澄&just like 11 】 围观土味情话翻车事件


&ooc校园小段子,系列向,无连贯剧情
&cp我少年羡澄,无脑全文撒糖
&大部分梗源自生活,所以偶尔会出现私设人物
&小可爱们,求个评论啊

  ——

  数学课上,聂明玦的语气如冷铁般刚硬,魏无羡一直都很神奇他居然能用粉笔写字,换句话来说,粉笔那么脆弱,聂明玦没有一捏就碎也是奇迹了。

  课上一半,魏无羡瞅着身旁认真做笔记的好学生江,百无聊赖的撕了张纸写字玩。

  灵光一闪,魏无羡突然眼睛发亮的在白纸上唰唰写下一行字,然后戳戳江澄,递了过去。

  【你知道我和唐僧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?】

  江澄皱眉看了一会儿,把笔尖从笔记本移到纸条上。

  【你们话唠的...

 
© 安知倾い | Powered by LOFTER